棋声惊昼眠

微雨过,小荷翻。榴花开欲燃。

【庄季】BLUE 之 说散就散(七)

前文链接:BLUE(一)
BLUE 之 for him(二)
BLUE 之 白昼之月(三)
BLUE 之 红颜(四)
BLUE 之 温柔(五)
BLUE 之 默契(六)
BLUE 之 如烟(七夕番外)


每篇都可以作为独立短篇食用。


BLUE系列不会就此完结,但之后的更新大概会要等很长很长时间。

故事至此告一段落。


在此提前祝831伪装者三周年快乐。

幸识楼诚,幸识庄季,幸识大家。


—————————————————————————————


又是一个季警官回家很晚的日子。

庄大夫不是特意等着却也没睡,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庄恕自从做完修彤的手术后一直在家闲着。

傅博文答应给他一个公正,扬帆说让他回仁和没有问题。只是这两件事都有一个前提——得稍等一段日子。

庄恕没发表任何意见,或喜或悲,都没有。

他已经等了很久了,不介意再等。

尤其是现在。

最近几个月,一种微妙而舒适的情感在庄恕的心里发酵,说不清道不明,却偏偏让人很享受。他不清楚来源——或说是对自己心里的猜想没什么信心,但肯定的是,他不想丢掉这种感觉。

最好的办法:

保持现状。



“饺子只剩五个了?”季白在厨房喊起来。

他面对案子从来都是临危不惧,但是对于吃……不行。

正摇摇欲睡的庄恕被他这一声叫得打了个激灵,扶着脑袋爬起身往厨房走。

“你瞧瞧上回买的豆沙包还有没有?”

季白双手在冰箱里面不停倒腾,就差把头埋进冷冻柜了。

“呼,找到了。不过不是豆沙的,是奶黄包,也只有两个了。”

庄大夫从他手里接过包子,掂量着:“两个都不够一屉子蒸的。你看看还有什么,我也一块吃点吧。”

“还有两块红枣发糕……”

“给我吧,你去歇会。”


庄恕在等饺子熟的时候瞄了眼沙发上的人。

不傻,还知道给自己盖个毯子再睡。


他想不明白,季白一天要应付这种耗体力又耗脑力的工作,晚上回来还要自己一个人洗衣做饭收拾家里,不会累吗?



后来季白这样回复:

“累,当然累。所以我这不赶紧找了个室友么。”







庄恕跑了两趟才把饺子包子发糕全端来。本来还在犹豫要不要喊醒季白,结果盘子刚刚放下,小警官就寻着味儿自己睁了眼。

“饺子好香。”

“嗯,”庄大夫递过筷子,“等我回来了一定再做。”

“回来?”季白咬口饺子问,“你要去美国?”

“是。”庄恕坐到他身边,轻轻扯过毯子一角给自己搭上——有点冷,“既然决定要在这里定居,有些事情我就得回去处理,至少要和爸妈打声招呼。”

“你母亲的事呢?”

“修敏齐在女儿的生死关头不认错,我不指望这事能解决的多快。再说我大概一个月就能回来,不耽误。”

季白应了句“哦”,低头盯着碗里饺子:“接下来的一个月我大概会挺想你的。”

“没人做饭了是么?”庄恕笑。

季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顺口说出这句话来,解释不了,也就跟着笑了。







如庄恕所料,即使是在傅博文陆晨曦,包括已去世的钟老师留下的遗言的作证下,当着全体同事的面,修敏齐仍放不下自己的荣誉,态度坚定地,否认了这一切。

季白打来电话安慰。

“撕开了一个口子就是好事,真相大白的一天不会太远。”

“嗯,我知道。”庄恕回答得很平静,有一股不知从哪来的力在支持着他,去坚信。


电话那头的人沉默了一会,又道。

“还有一件事。”

“你说。”

“我要去缅甸执行任务了。”


“危险么?”

“危险。”



直到挂断电话,庄恕也没问他要去多久,因为谁都没有明确的答案,就算是季白给了他期限,他也没办法心安。

也许就回不来了呢。

没人会这么说。



谁敢保证。







两个星期后,杨帆发邮件告诉庄恕,修敏齐在一周前因病过世,留的遗书里提到了他母亲的事。警方的调查结果已在昨天公布。他的母亲终于沉冤得雪。


庄恕闭上眼,长长舒了一口气。


应该高兴……应该高兴才对。

他却掩着面,流泪。







就此,他与过去告别。







季白坐在颠簸行驶的汽车上注视着窗外,摇晃的车厢,沉重的气氛,未知的任务,都没能打搅到他。

他的脑海里,没有什么“受不受伤,活不活得下去”这类会令他犹豫手脚的问题,只有一个最简单明了的念头:


他要圆满完成任务,然后回家。






养父母的挽留没改变庄恕的想法,他按照原计划,在一个月后回到嘉林。还是租住在原来的屋子里。季白走的时候只收拾了一箱行李,其他什么都没动。

庄恕一个人付两个人的房租,不招新室友。







季警官要晚一点才能回家。

庄大夫不是特意等着,却也没睡。



—————————————————————————————

谢谢大家。

有缘再见。

评论(10)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