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声惊昼眠

微雨过,小荷翻。榴花开欲燃。

【庄季】BLUE 之 红颜(四)


前文链接不做了,懒_(:з」∠)_。

季许出没,注意避雷。

相信我,我真的只站庄季。

文末解释。

—————————————————————————————


国庆七天假,季警官得了三天的空。

一号,二号,三号。

头三天。

母亲的电话照例在九月三十号晚八点打来。

内容总结起来永远就那么一句。

回来相亲。

三四年了,每次节假日打电话来就这一句,季白有时候真的很怀疑母亲到底是爱儿子还是更爱孙子。

“你要是自己能把结婚生子安排好了,我还用操这个闲心?”

季白在电话这头翻了个白眼。

我安排不了?

说得好像您能替我结婚似的。






“所以,”庄恕背对着坐在餐桌前的季白在厨房忙活,“你打算怎么办?”

季白回答的语气里带着一种毋庸置疑。

“我不习惯接受别人的安排。我会带个人回去。”

庄恕听到这句倒是一下没反应过来。

“你有女朋友了?没听你提起过啊。”

“暂时还不算。”

厨房炒菜的声音忽大忽小,季白忍了会还是觉得还是不方便,干脆从客厅搬来个木头板凳坐到厨房门口。

“暂时不算?”庄大夫回头看他一眼。

“在追,暂时没追上。”季警官两条大长腿不好安放,索性又站了起来。

庄大夫当他是谈起心上人激动,便顺着往下聊:“具体说说看。”

“这个女生吧,很特别……”季白双臂环抱胸前,仔细组织了会措辞,“工作的时候,她思维敏捷,理解分析能力很强。但一遇到感情上的事吧,就变成了一只小蜗牛,慢吞吞的,反应能力一下降为了零,不管你怎么旁敲侧击,她就是不开窍。”

听对方滔滔不绝没有停的意思,庄大夫贴心地递上一杯热白开。

季白双手接过玻璃杯暖在掌中,接着道:“我大概追了她一个多月,带她跑步,出差,射击,给她讲了不少破案经验。一直没有进展我想……大概她觉得这只是一个师父应该做的。所以这次我打算纯邀她去北京玩,再试探试探她的态度。”

“有意思。”

季警官抬手喝水的动作停下。

“你说哪一句有意思?”

“我是说你。”

庄恕关了火,伸手准备去拿盘子装菜。

季白把杯子放到一旁,上前搭把手。

“我以为你在感情方面没那么慎重,属于喜欢会直接告诉对方的那种。”

庄恕单手拎起锅微微倾斜,季白熟练地接过锅铲往盘子里盛菜。

“那要看对象是谁。如果是老虎当然不用客气,但如果是那种一受到刺激就会缩进壳里去的蜗牛……”

庄恕双手扶住锅把柄,慢慢地将剩下的汤汁倒进盘子。

“急不来。”

季白转身端盘上桌,途中不忘从筒里抽两双筷子。

庄大夫简单清理了桌面,准备开始炒下一道菜。

“那就祝季警官好运吧。”

“嗯。”



季白叫住在竹筒边停下的庄恕。

“筷子我帮你拿过了。”

庄大夫闻声又恢复了脚步,走到门口时踢了踢挡路的小板凳。

“你记得等会把凳子放回去。”

季白应了声“嗯”,又继续低头吃菜。



“诶,老庄,你今天这西红柿炒蛋有点……偏酸。”







许栩当晚在哥哥的安排下见了一个相亲对象,三个人聊的很好,气氛也轻松。

饭桌上,哥哥一直不停地暗示她“这个人不错”,她也这么觉得,他是真的挺好,挺适合自己,可偏偏就是……差了那么一点的感觉。

正巧季白的电话在这时候打了来。

许栩低头看到手机屏上显示的联系人姓名,心里一下涌上一种没有理由的坚定。

“师父。”






“庄老师?”楚珺站在门口,把怀里抱着的一摞病历交到对方手中,小心翼翼地问,“您今天不是休息么?”

“在家里闲着没事,过来看看。”庄大夫一边翻病历,一边往病房里走。






季白一大早醒来,想起昨晚忘了用电饭煲预约煮粥。
他披上外套往厨房里走。

恍惚间,有个背影在雾气腾腾里忙碌着。

不是庄恕。

是个娇小的女生。

季白揉了会眼睛才勉强记起来。

自己现在在北京,眼前的是许栩。

居然有点……不习惯。

“没有荷包蛋么?”季白用筷子在面里翻了阵儿,还是什么都没找到。

“煎了一个,焦了,我就自己吃了。”许栩拆开包榨菜放到他面前,“我做饭手艺不太稳定。”

季白夹了筷子榨菜伴着吃面,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陆晨曦听到楼道里的脚步声,喊陈绍聪去开门。

“诶呀终于可以吃饺子咯。”陈大夫头一回被人叫去干活还这么高兴。

“什么吃饺子,”陆晨曦把所有要用的厨具都搬到了外头餐桌上,听到陈绍聪这句,有点嫌弃,“这皮还是面粉,馅还是生肉,你高兴的也忒早了吧。”

“不早,”庄恕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三个人干活很快的。”






季白这次来北京还有一个重要任务——带许栩见自己母亲。

许栩没有意见。

她也不清楚自己喜不喜欢他,但她这一回不想再缩进壳里躲起来了,她想往前迈进。

等两人再回到家楼下,已经是傍晚了。

“想去散散步么?”季白问许栩。

他觉得这个提议应该不会遭到拒绝。

对方却偏偏拒绝了。

“师父,我没有这样的习惯。”

“那你饭后一般干什么。”

“……整理案子。”


季白望着夕阳照映下脸色才显得稍微红润些的许栩,可爱得让人想笑。






十月三日晚上八点,从北京飞往嘉林的飞机落地。

庄恕有手术,走之前给季白发了短信,告诉他冰箱里有饺子,随时可以煮了吃。

季白拉开冰箱门,里头上下两层都被保险袋装的饺子塞满了。不用看都知道,十二个一份,这是庄恕一贯来的习惯。

一种轻松舒适的感觉充盈了季白心头。

时间久了他没有察觉,忽然有这样一次对比的体验,他才明白习惯原来是一件很微妙的事情。






饺子吃到一半,庄大夫回来了。

开门,进门,关门,换鞋,再到扶着墙、扶着桌子一步步挪到他面前。

他的动作缓慢而艰难,眼神无光。

好像下一秒就要一头栽下去一样。

季白下意识地伸出双臂去扶。

“怎么了?”


“沈老师……去世了。”

—————————————————————————————

我个人觉得,感情这个东西需要一点的曲折。从开始就是一个人走一辈子的感情很美好也很令人向往,但也会让人有不真实的感觉,从某种角度来说也是有遗憾的。

后面大概会有庄大夫对陆晨曦感情的章节。

两人总要对解开自己的心结才能更坦然地面对对方,也只有在兜兜转转比较和体验一圈之后才会明白,对方才是是独一无二无可替代的那个人。



当然也有可能没有后续了。(而且这个可能性很大)

评论(10)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