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声惊昼眠

微雨过,小荷翻。榴花开欲燃。

【庄季】风声(一)

后续: 风声(二)

“别走漏风声,爱我比敌对残忍,灿烂却是近黄昏。”

有黑化设定。

3000+

——————————————————————————————



“刘大夫,你在哪呢?”

“那什么,我车胎坏了,现在在去修理厂的路上呢。”

“车胎坏了?好理由。”

“不是,我……”

“别废话,十分钟之后,我要看见你的人。”















季警官加完班回来已经是六点半了,边开门换鞋边往屋里瞧,庄大夫正从沙发上起身。

“饿了吧?陆晨曦妈送来了青团和饺子,你昨个不是还说想吃么,今天算是有口福了,快过来尝尝。”

季白像只猫似的伸个懒腰,没急着搭话也没急着吃,而是慢吞吞走上前从后面轻轻搂住了庄恕的腰。

“猜我给你带什么了?”

说着,将手里的小方盒子塞进庄恕掌心。

庄大夫抓住盒子却没打开,而是反手握住了季白的手,没头没脑地喃喃道:“要是能握着你的手一辈子就好了……”











第二天早上庄恕六点半便出门了。

难得一次早起,应该是院里有什么事。




季白醒来翻身去拿床头的衣服,瞥见书桌上放着的那个小方盒子是空的,瞬间心情大好,一骨碌从床上跳了起来。











今早仁和所有的电视屏幕里都在播放最新的晨间新闻:

昨日下午五点四十分,湖东路上一辆轿车侧翻撞上了路边的护栏,司机当场死亡。



死者刘长河,男,三十二岁,生前是嘉林市仁和医院胸外科副主任医师,目前警方已介入调查……












因为刘长河一事,扬帆召集胸外科所有医护人员开了个简短的会议。




“刘大夫发生这样的不幸,我深感惋惜。我院,尤其是我科,这段时间在人手和舆论方面会有些压力,所以还请大家能打起精神,好好完成接下来的工作。”扬帆说完环视一圈,蹙眉问道,“楚珺怎么没来参会?”

“扬主任,”庄大夫代为回答,“楚珺感冒发烧,正在输液。”

扬帆体恤地表示可以让她先回去休息两天。

“您放心,我会向她转告。”













“我上次感冒吃了这个药感觉还挺管用的,你可以先吃吃看。”

“您这手套……是刚下手术吧?劳您记挂,真是不好意思。”

“不客气。记得多喝水,注意休息。”













晚上洗完澡,庄恕特意把新表又带上在季白面前晃了一圈。

季白猛地抓住他的右手往后一拉,慢慢把脸凑上前。

“你今晚就准备带这个睡觉了?”

庄大夫用左手食指挑起对方的下巴,轻浮地回答:

“当然不止这个。”













楚珺生病第三天仍旧没来上班,打了二十多个电话愣是一个都没人接。一向对这个小姑娘和颜悦色的扬主任也忍不住发起火来,中午一下班就往楚珺家去了。




电梯门缓缓打开,楼道里一阵嘈杂声钻入杨帆的耳朵。

只见平日安静的楼道里此时聚集着不少人,团团围在了楚珺家门口。



杨帆费力挤进去一瞧,吃惊得全身上下止不住颤抖起来。



楚珺毫无生气地躺在客厅地板上,玻璃杯的碎片刺穿了她的右手。

茶几上还放有几个打开过的药瓶。













季白从案发现场回到警局,一边等待尸检结果一边思考案情。

很显然,这是一起毒杀。凶手通过更换药瓶里的药丸来达到行凶的目的。只要能查出死者之前接触过的医生之类有可能替换药品的人,问题就会简单许多。

只是这个楚珺正巧也是胸外医生,平时就在医院工作,能接触到的人的范围太广……



等等……

仁和医院胸外科……

刘长河……

两起案件相隔不到四天。



季白抓起椅背上的外套,疯了一样起身往门外跑。













庄恕正安安静静地坐在沙发上看书,右手手腕上带着他送的表。

见季白回来,庄大夫起身笑了笑。

“饿了吧?”










十一

整整两天过去了,两起案件都没有任何突破。

交警队查出刘长河死前接到了一个电话,才会匆忙调转车头往回赶。而这个电话是从医院的护士站打来的,应该是工作问题。基本可以排除蓄意谋杀的可能。

同时交警队调取了楚珺所在楼道的监控录像,发现这三天里并没有其他人进入案发现场。



局里将两起案子放到一起开会讨论时,季白提出了一个新的想法:

“两个受害人虽然死法不同,但都是仁和医院胸外科的医生,而且死亡时间非常接近,所以不排除是有人针对性谋杀。

而医院的那通电话和药瓶则说明,凶手很有可能正是仁和医院的医生。”











十二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仁和胸外在四天内两名医生死亡,而调查结果至今未公布。

整个医院医生间闹得人心惶惶,连几个老同志的心思也开始动摇。

傅博文在院里院外高强度的舆论压力之下,不得不决定召来记者向社会做一次解释。



有人敲门。

傅博文手忙脚乱地收起药盒。

来人并没有注意到院长奇怪的面色。

“院长,有台手术需要您上台指导。”

傅博文的身体状况当然上不得台。

“一小时后我要参加新闻发布会,你让小陆去吧。”

“陆医生正在主刀另一台手术,院长……”

傅院长看着方志伟迫切而单纯的眼神,没有办法再拒绝。











十三

正如所料,勉强跟了半程手术的傅院长体力近乎崩溃,在强挺着参加的新闻发布会上当着全体记者的面突然发病抽搐,没多久就晕了过去。



而等他一觉醒来,嘉林各大新闻的头版头条已经换了主题:

仁和医院院长傅博文隐瞒药瘾酒瘾,在发布会现场突然发病,立即停止一切职务,等待接受调查。












十四

“我现在这个样子……你满意了?”

“不满意。您忘了之前对我说的话了?您说,别指望你们会承认。”

“你都害了两个不想干的人了,到底还想怎么样?!”

“别急啊,后面有您哭的时候,傅叔叔。”











十五

庄大夫回家时,季警官已经躺在沙发上等睡着了。

毯子也不知道盖一条,再着了凉怎么办?

庄恕从房里抱出一床大被子,三下五除二地把季警官裹得严严实实。

被被子埋的都快看不见脸的小警察迷迷糊糊伸出来一只手,还没等庄恕反应,那只小爪子便很精准地抓住了他的手。

握得很牢。

因为很怕。











十六

仁和医院接二连三地出事,连病人都开始担心起来。

但警方的调查不会因为这个而停止,相反,由于这样的情况,他们必须加大调查力度以求快速破案。











十七

调查进展到第七天。



季白晚上十一点半到家。

屋里空无一人。









十八

“修老师,您好。”

“进来吧。你怎么穿成这样来的……你!”

“修叔叔,别来无恙。”











十九

季白在开车赶往仁和医院的途中接到了警队值班室打来的电话。











二十

保姆放下手机,浑身无力地跪倒在床边。



卧室门是锁上的,她暂时安全。但从客厅传来的让人毛骨悚然的惨叫声逼得她不自觉地紧紧闭着眼睛,双手用力捂住耳朵,不敢去想外面的场景。











二十一

“砰”地一声,房门被警察踹开。

为首的季白拿着枪快步冲进屋内。




客厅电视里还在放着楚珺遇害的那条新闻。




修敏齐此刻气息奄奄地倒在血泊之中,手臂和腿上有多处长而深的刀痕。

而凶手穿着早就被血染的鲜红的白大衣,正背对季白蹲在修敏齐身前。他猛然举起手里的刀,准备给眼前人致命一击。




季白用枪口对准了那人,却在开枪一瞬间瞥到了茶几上端正摆放着的手表。



一枪打偏,只击中了凶手的右肩。



那人吃痛,迅速用左手捂住鲜血汩汩的伤口,身体整个跌向一旁的茶几。



刀和手表同时落地发出一声脆响。



季白蹲下身,一手举枪,一手颤抖着上前去揭那人带着的医用口罩。

在靠近的那一刻,对方突然抬起右臂想抓住季白的手。

可用不上一丝的力气。



后面随行的警察随即举枪。

季白却停下了动作,呆呆地望着眼前人。



对方眼睛弯了一下,大概是笑了。

他放下捂在伤口的手想去触碰季白的脸,却在目光扫到掌上的斑斑血迹后收了回来。




“我那天说,要是能握着你的手一辈子就好了……你记得么?”

季白点一下头。

“其实还有后半句……”











二十二

要是能握着你的手一辈子就好了……

可惜像我这样的人,没那个福气。

评论(28)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