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声惊昼眠

微雨过,小荷翻。榴花开欲燃。

【庄季】好好


好好是五月天的歌,也是【你的名字】的中文推广曲。个人喜欢伦桑翻唱的版本,推荐配合音乐一起食用本文。

前面文的链接不做了,反正都是独立短篇。

这篇是简单而温馨的小日常,没什么时间线,也没什么曲折虐心的情节。

就是那种……我喜欢你,我陪着你,然后牵起手就这样一直走下去的故事。


2200+

——————————————————————————————





在庄恕和季白眼里,生活大概就是……

你一言我一语,日子渐渐过去,我们慢慢老去。









庄大夫说,能不能让对方心甘情愿做家务,完全凭的是脑力。









两人同居三个月后,季白发觉庄大夫其实比他想象的要居家得多。

洗衣做饭整理房间,拖地刷碗修理家电,庄大夫可以说是样样精通。



终于,季白忍不住问道:“老庄,你是不是专门接受过家政服务方面的培训啊?”

庄大夫此时正在洗碗,听到自家季警官终于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心中暗喜,但面上还得先装的不动声色。

他用很宠溺的语气回答:“你不会做家务,我不就得多操劳点么?”



事实证明,激将法——尤其是像庄大夫这种姿色的人使用的激将法,对付季警官,百试百灵。



当晚,应季白强烈要求,两人就这事坐在床上讨论了一个多钟头,最终决定自下个月起,家里扫地拖地收拾房间等不会危害生命健康的活,一并交给季警官。









季警官说,锻炼有益身心健康。









季白的生活很有规律:每天早上四点起床,四点半晨练,六点半结束。然后回家洗澡换衣服吃早饭,出门上班。



庄恕则一般卡在季白换衣服那个点起床。



再晚,就要被某人掀被子了。





这天,两人坐在一起吃早饭的时候,季白体贴地往庄恕碗里夹了一筷子榨菜,缓缓说了句:

“老庄,你工作那么辛苦……”


庄大夫一惊,隐约觉得大事不妙,但心中仍存一丝幻想:三儿打算放我多睡会?


“没有好的身体怎么行?”


所以我应该多吃点?


“所以你应该多锻炼。”




庄大夫垂死挣扎。

“我每天工作强度很大,没时间。”

季警官通情达理。

“早晚都可以,没有特殊情况的话,先每天锻炼一小时,然后慢慢加到两个小时。嗯,就这么定了。”


后来季白每次跑步的时候,都能感觉到后面有人投来怨愤的目光。

庄恕始终认为这是季白对做家务事件的打击报复。









庄大夫说,“忽悠”是一门祖传手艺,具体做法是:让对方在你一堆废话的狂轰乱炸之下忘记他最初纠结的那个问题,并且最终达到你的目的。据说这个招式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民国时期。









季白有段时间对网购产生了兴趣,家电衣物生活用品等等都在网上买,偶尔休假的时候还会凑一些特价活动的热闹。庄恕虽说也会陪他熬个夜什么的,但一直不发表评价。

季警官很疑惑。

“现在网上购物这么方便实惠,你不用总带着上个世纪的眼光来看这事吧?”

庄大夫咳了一声。

他当然不会说,自己是觉得两人一起逛街顺便看看夜景比坐在电脑前盯着屏幕指指点点有情调得多,才会这么冷漠。

但要是不给个理由,这事依旧没完。

于是庄大夫不紧不慢地开始忽悠。

“现在这个时代,网络的确带给人很大的方便,包括在医学领域也用的非常广泛,我对这个没有什么偏见。但生活毕竟是现实,依靠虚拟网络会让生活失去许多生动性,也会让人的心变得浮躁。生活中有些事的确是麻烦,但从中体验到的忙碌感和充实感,是网络不能带给人的。所以我觉得,网络购物的次数应该稍稍减少。”



季白听完后很配合地点点头,二话没说“啪”地就把笔记本电脑合上放到了床头。



庄大夫以为他这一招用得非常成功,但他忘记了一个重要前提:

忽悠对象的智商一定要比你低。



面对季警官,庄大夫玩弄这样的小把戏纯属浪费时间。



所以在听了不到十五秒就明白对方心思的季白接着又说了一句:“明天下了班你来接我,咱们一起去趟超市,顺便还可以到江心洲公园逛逛。”









季警官说,旅游是一件很简单的事,带上老庄就可以了。









两人计划到海南旅游跨年,毕竟恋爱中人最厉害的地方就在于,他们可以把任何一个打着“团圆”名义的传统节日无一例外地过成情人节。



临行前一天,庄大夫却对季警官整理的行李箱表示强烈不满。



季白看着老庄痛心疾首的表情,细细想了想,自己确实没有多少出去旅游的经历,不过到外地出差算是家常便饭,应该不至于有什么生活用品没考虑齐全。



而庄大夫嫌弃的恰恰就是这一点:

出去旅游,整理的行李箱和出差一样,规规矩矩,一本正经。

去海边,不带太阳镜也就算了,泳裤都不准备带一条的么?!

这就不说了,你把工作证件也装进去干什么?!



季警官听完问话一脸懵逼。

“啊?你说啥?”

庄大夫差点气晕过去。



“三儿,你和我说实话,你是不是打算大过年的去海南当地的警察局值班?”









庄大夫说,他觉得最幸运的,就是无论发生什么事,总有一个人陪着自己,给自己力量和温暖。







十一

庄恕在是否主刀修彤手术的问题上犯了难。

作为一个儿子,他实在没有办法接受这个间接害死他母亲的人的请求;但同时作为一个医者,良心告诉他决不能见死不救。

那几天里,庄恕虽然在众人面前表现的云淡风轻,但内心的挣扎其实早已让他的心态近乎崩溃。

庄大夫甚至自嘲地想过,如果自己先一步死在了修彤前头,众人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大概……都会为修彤感到可惜吧。



季白通过去医院找陆晨曦得知了最近发生的事。

听完来龙去脉的一瞬间他是生气的,气庄恕出了这么大的事竟然瞒着他,可转念却又被心疼所替代。



季白向陆晨曦道别,没有耽误片刻,开车回了家。



庄大夫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听到开门声才回过神,起身说要去做饭。

季白鞋也没换地走到庄恕身前轻轻抱住了他。



见季白这个举动,庄恕明白他已经知道了最近发生的事。



没有料想中的责怪。

看来自己之前对这个小警官的认识还不够全面。



庄大夫伸手将季白又搂近了些,下巴搭上他的肩,疲倦而安稳地舒了口气。



“谢谢你。”






十二

在季白和庄恕的眼里,生活大概就是……

平平淡淡,细水流长。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评论(11)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