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声惊昼眠

微雨过,小荷翻。榴花开欲燃。

【庄季】水星记(上)


纸短情长        答案        风花雪月

梦与现实交替重合,直至再次相遇。

绝对的HE。

会有后续,视角待定。

请各位小天使支持一下庄季,真的非常感谢。

2300+

————————————————————————


庄大夫刚来嘉林的那几天常被一个梦困扰。








眼前是一片不太茂盛的小树林。

稀稀疏疏的树木中间夹有一条小道,蜿蜒向下。在雾色笼罩中,看不清前方景物,不知道路有多长,也不知道通往哪里。

他就在这条小道上漫无目的地向前走着。








隔壁搬来了一个新邻居,模样很帅气。所以当他一个人搬着一箱箱家当上楼下楼的时候,楼道里的女孩纷纷打开门朝外头望。眼神里透露出想帮忙,但又无奈于实在帮不上的复杂情感。



庄大夫作为整栋楼为数不多的年轻男子,见有新朋友来,自然应该表示一下。

于是在那个人第三次抱着大纸箱上楼的时候,庄恕过去搭了把手。



庄大夫刚准备做自我介绍,忽然发现对方停下了手里动作,正用一双明亮清澈的大眼睛专注地看着自己。

这个人……好像是用眼睛在笑。



庄恕被看得有些不自在,尴尬地咳了一声。

“你好,我叫庄恕,住在二楼。”

那人听完收回目光,抬起右腿用膝盖用力向上顶了一下手中的木箱,然后重新与他对视。

“庄先生你好,我叫季白。”








那个已经有一两个月没有出现的梦境,在季白搬来的那天晚上又重新浮现了。

只是这一次多了不一样的情节。








梦刚开始,庄恕仍旧是在路上走着。

但渐渐的,眼前的雾开始消散,头顶也开始出现了阳光。

他看见前头有两个小男孩,一大一小,大的正牵着小的往前跑。




两人说笑着侧身时,还能看见衣服上有一块块分布不均的淡粉色,像是吃了什么东西染上的。



突然,大孩子被前头不知道什么东西绊了下,一个趔趄摔倒在地,连带着手里牵着的那个一同沿着小道滚了下去。



小的那个跌倒的瞬间,大孩子几乎是本能地将他一把拉进怀中,紧紧地护住了。



庄恕见两个孩子离开了自己的视线,心里着急,赶忙加快速度追上前。



好在小道下坡不陡,中途也没什么石子磕碰。所以除了两人本就不干净的小白衣服现在完全面目全非外,没出什么大事。



两个灰头土脸的孩子滚了一截倒也也不晓得疼,从地上一骨碌爬起身来,抢着把脏手往对方脸上抹,就这样你看着我我望着你,乐呵呵地傻笑。



庄恕在不远处看到这一幅画面,脚步不自觉放缓了些。








因为这场梦,庄大夫一晚没怎么睡好,到出了门下楼时都还迷迷糊糊。



季白迎面上楼。



庄恕一个激灵住了脚,差点从楼道上摔下来。



季白见眼前人这副魂不守舍的模样,关切地问道。

“ 庄先生,你怎么了? ”

“没事,昨晚没睡好而已。”庄恕此时已经完全清醒了,“季先生怎么这个时候上楼?”

“哦,”季白笑容很友好,“我晨练回来,上楼换身衣服去上班。”

庄大夫也不知道事打哪来的好奇心,顺口又问了一句。

“季先生在哪工作?”

对方不仅并不介意,反而好像很乐意与他多聊两句。

“嘉林市公安分局,我是刑警队队长。庄先生呢?”

“仁和医院,胸外科主任。季警官,幸会。”








庄大夫当天晚上又做了一场梦。

还是那两个小孩,但场景不一样了。

这回是在一户人家的院门前。



院子不大,靠墙边整整齐齐摆了一排的盆栽,拐角处放着一个褐色的大水缸,青苔在缸底附了一圈,看样子有些年代。



庄恕感受到一种奇怪的熟悉感。



男孩们一人抱了块切了片的西瓜从门里跑出来,坐在外头凉凳上龇牙咧嘴地啃瓜。

大概是在比速度,大的小的都不带吐瓜子的,直接囫囵一口全给吞下去。



两个年龄加起来也快十五的孩子,怎么和猴儿一样。



庄恕低声笑起来。



笑了一阵,忽然听到后面传来一个妇女含笑的声音。

“你们看看自己,脸都花成什么样了?”

紧接着听见一个小女孩脆生生喊道。

“哥哥!”



庄恕整个人一怔,刚想转身去瞧,梦却恰好在这时戛然而止。









第二天没有遇上季警官。



一夜无梦。








过了两天,庄大夫买菜回来碰到右腿上打着石膏、正一跳一跳往上走的季白,这才知道他骨折了。

庄大夫想起前几天怀抱大到都遮住了脸的木箱跑上跑下五六趟不喘气的季警官,莫名觉得现在这样扶着楼梯把手慢慢往上挪的季白有点可爱。



前面的人发现了庄恕,停下来回头看他。

庄大夫低头笑完,小跑着上前去扶。



两人就这样一个搀一个靠的爬上了六楼。

道完谢,季白没急着说再见,而是歪着头,像第一次见面那样又盯着庄恕看了一会儿,接着问了句:

“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半夜十二点。

庄恕躺在床上睡不着。

不知道为什么,他脑子里总回响着季白那个问题。

“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到底是……在哪见过呢?







十一

同样的小男孩再一次出现在庄恕的梦里。



这次只有小的那一个。

他站在几条巷道的交叉口,神色紧张地东张西望,大约是找不着路了。



庄恕走上前想帮忙,却发现男孩压根看不到他。




这时,另一个男孩出现了。

他背着一个大大斜挎布包,胸口鲜艳的红领巾迎风飘扬,蹦蹦跳跳地正朝这边跑过来。



庄恕一下子愣住了。



他看清了这个男孩的脸。

是自己。



准确来说,是九岁时候的自己。




“小庄恕”在看到男孩的后放慢了脚步,很热心肠地问他:“需要帮忙么?”

男孩用闪亮的大眼睛望着面前的小哥哥,用力点了一下头。







十二

“你叫什么名字?”


“季白。”





十三

庄恕从梦中醒来。

他恍然惊觉这一场场的并不是虚无的梦,而是自己真真切切拥有过的记忆。



我真的见过你。



意识到这一点的庄恕从床上爬起来,随便披上件外套就往门外跑。

一口气跑到了四楼半的楼梯转角处,他才猛地想起来现在是凌晨三点半。



就算是正常时间,这个梦好像也没必要、没理由去告诉季白吧。


庄恕感觉脸颊上有一丝凉意,伸手去摸,才发现是泪。

自己这是怎么了?



为什么忽然间……这般激动而庆幸?








十四

与此同时,季白正扶着楼梯把手,站在五楼朝下望向低头凝神的庄恕,然后微微弯起了他那双好看的眼睛。

评论(8)

热度(50)